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新闻 > 新一波的科技创新周期才刚刚开始

新一波的科技创新周期才刚刚开始

更新时间:2018-04-18 16:45
浏览次数:
  4月18日下午消息,近期,明势资本召开LP年会,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发表主题演讲,他分析了创投界的变化与趋势,并汇报了明势资本的成绩单。
 
  黄明明在演讲中指出,上一波科技创新周期是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最近的这一波提升效率从26%上升到30-35%,这波科技创新周期是由智能电动车、工业互联网和5G以及生物医疗领域所驱动的。对于新一波机会,明势资本强调“早研究,重布局”,投资了橙子自动化智能制造全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以及小牛电动车。
 
  人性的本能是畏惧。而黄明明认为,投资这个事情,是最需要去反人性的思考,去做出决策的。 对于投资人来说,独立的观察,独立的思考才是最重要的。
 
  明势资本聚焦三大领域,智能制造、智能硬件加IOT和大数据人工智能。根据黄明明汇报,2017年明势资本有21个项目完成了B轮和C轮的融资,一共有13个项目估值过亿美金,15个项目2018年估计收入过亿,其中还有两家有望净收入过亿。我们2017年全年投资成本大概2.2亿人民币,所有项目融资额65.6亿人民币,就是说明势每投出去一块钱我们可能撬动后续的融资是30块钱。
 
  目前,明势资本有两期美元基金,第一期美元基金,已经有82%的项目完成了1-3轮后续融资。开始有真金白银的退出,帐面回报一期达到了4.4倍,其中两个项目超过10倍的回报,7个项目超过5倍的回报。第二期美元有54%的项目完成了后续1-2轮融资。黄明明承诺:“最早开始支持第一期美元基金的LP们,明年可能会是我们开始收获的一年,第二期美元基金的收获也会很快开始。”
 
  在人民币基金方面,明势资本从去年的第二季度开始提速,到目前完成了15个项目,因为后半年开始投的比较多,其中也有37%很快完成了后续融资。
 
  关于2018年的展望,黄明明引用了耐克的创始人在《鞋狗》中的一句话,“一旦出发,必定到达”,目标是“赢”。并指出,明势资本的结果是“给LP好的回报甚至是超过预期的回报”。(王上)
 
  以下为黄明明演讲实录:
 
  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各位明势的老朋友和新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每年这个时候我都感到特别温暖,因为在座的各位不光是我们的LP,也是我们的朋友、兄长和家人。
 
  我一直跟我们新入行的同事讲,这个世界上可能除了婚姻关系之外,没有一种关系,比把钱交给你管理需要更大的信任。更何况根据统计数字,20%-30%的家庭,夫妻双方并不把钱交给对方管,这里还不包括每个人私留的私房钱,我们是一帮理工男,喜欢用数字说话。
 
  在开始汇报业绩之前,让我们回顾一下过去一年整个创投市场包括全球大的环境发生了哪些事情,哪些变化。总的来说,我们感到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正在变得越来越大,而且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面,这个不确定性正在加速,刚在下面跟几个LP瞎扯的时候说今年是戊戌年,好像特别容易出事。我想我们这帮做早期投资的人,每天打交道的或者每天处理的其实就是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讲的再直白一点我们赚钱就是靠处理、分析、判断然后最后做出决策,如果你能投中前10家的顶级VC,这可能是你资产配置里面最有价值的配置,因为他帮了你买了一张成功抓住未来十年变革时代机会的船票。
 
  我们简单看一下未来的不确定性。首先,全球开始进入货币的通缩周期,然后中美贸易摩擦、叙利亚争端,再回顾我们创投圈过去半年甚至几个月前都还是明星风口项目戛然而止或者被并购,对圈内的同仁造成的震动都很大。当然,我们也都经历了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让很多投资人都觉得睡觉都是浪费时间的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这波风潮。所以很多人说,早期投资已死;还有人说VC正在PE化;还有人说资金在严重的向中后期的头部项目聚集;更有人说BAT入场后,纯粹的财务投资的VC们只能喝汤……这些都是大家评估整个世界的不确定性做的一些自己所处小环境的预判。可能的核心原因之一是我们每年年会都讲到的流量红利消失,另外一个就是在全球范围内,从美国到中国的货币紧缩周期,所以有越来越多的所谓的吹泡泡的项目,可能在未来的很短的一段时间之内,可能会相继破裂,说白了就是后面没有那么多热钱去接了。
 
  对我们做投资的人来说,我一直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观察,也跟我的同事们分享,我们做投资的人是特别有意思的群体,每一个人单独的决策能力都是超于常人,但是往往集体决策的时候,我们最后做出决策的水准往往连普通人都不如,在这过去一系列所谓的风口下都已经被验证了。所以如果我们再讨论深刻一点,独立的观察,独立的思考才是最重要的。人性的本能是畏惧。而投资这个事情,我觉得恰恰是最需要去反人性的思考,去做出决策的。
 
  我跟各位分享一下,当我们明势在谈独立思考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打个比方,我们在2014年年中成立的,那个时候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候,有人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而我们四年的时间里经历了多少风口?我们当时顶住了这些压力,我们做了一些自己的独立判断,只不过我们也没想到这么多的风口,以这么快的速度,以这么惨烈的情况爆掉。其实我们只是做了一点自己相对独立的思考,分享一个数据,2017年中国工业领域的GDP33.4万亿,我们投的不管是自动化设备、机器人还是AI或者大数据企业级服务,我们做一个最保守的估计,对每一个行业或者是每一个企业的效率提升如果能提高10%的话,每一年对应的是3万亿产值巨大的空间,而从实际上我们投的很多公司的产品,包括工业机器人,自动化集成等,提升的效率远远不止10%,达20%甚至30%。这么大的产业又是中国独特的机会,为什么不投?所有的制造业从90年代后期,基本都甩到了中国,其他国家机器人可能很强,但是它没有应用场景。
 
  所以当你稍微进行一些自己的独立观察和思考以后,你会发现不投这个领域反而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这个是属于中国投资人尤其早期投资人特有的机会。
 
  我们再来看看还有很多人说早期投资的赛道过于拥挤,而且失败率很高。我们再稍微做一些自己独立的思考、判断和分析,我让我们的同学们简单把过去几年估值超过100亿美金的公司研究了一下,超过半数在A轮的时候几乎没有获得机构的投资,这个是各行各业都包括在里面,更不要提这些早期VC错过的,我们在硬科技和高端制造领域里的隐形冠军(大疆、蓝思)。这些已经到达70亿、100亿美金以上的估值的隐形冠军,不要说在天使轮,在A轮几乎都没有正规的机构投资过。等一下马上要到的SIG我的交大的学霸学姐王琼,她跟我分享投资今日头条的时候告诉我,“你别看头条这么火,但是在A轮和A+轮的时候基本找遍了国内顶级的VC都没人投”,结果在A+轮SIG没办法,自己又补了一轮,才造就了他今天这么大几百亿美金的公司。
 
  我们天使轮投资的神策数据,第一个进入C轮的用户行为分析大数据公司,抢C轮份额机构从华平到红杉,几乎所有顶级机构都在跟我打电话,有人很少的份额也要进。在他们做天使轮的时候是只见了我们几家吗?他见了30家VC投资机构,最后只有4家,见到了合伙人级别。
 
  早期投资赛道真的拥挤吗?如果能够看得明白别人看不懂的东西,我们认为一点也不拥挤,真正有巨大价值的项目往往在非常早期的时候是无人问津的。
 
  大家可能会说独立思考很重要,那你的结果怎么样?很简单,我们就看一下明势自己,我们两期美元基金和一期人民币基金,在硬科技和高端制造领域大概投了40多家公司,这里面绝大多数我们是在天使或者Pre-A轮时唯一的投资人或者是领投方。当时的估值可能对我们熟悉的互联网行业来说不算什么,都是两千万人民币,三千万人民币,但是到今天,三年多的时间,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企业已经有11家,我们还有其他的估值超过10亿美金,但是不在这个领域。这其中45%以上的项目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面估值增加3倍以上,3家估值增长10倍,2家长了20倍,1家长了30倍,还有2家是40倍。我们认为会从这里面的项目中涌现出估值上涨到几百倍和上千倍的公司。
 
  最后一点,当谈独立思考的时候,还有很多人说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了,只有紧紧抱住BAT的大腿才是生存之道。但我们认为在这一波技术周期走到一个瓶颈或者低谷的时候,新一波的科技创新周期才刚刚开始。我们看技术比较多,跟各位分享一个简单的指标,拿半导体芯片举例,硅含量占的百分比是我们用来判断和预测每一个大的科技创新周期波峰还是波谷非常重要的指标。大家知道上一波的硅含量代表的科技周期从20%-26%,这个是由什么带给我们答案的,能想到吗?上一波,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最近的这一波从26%上升到30-35%,这波由什么驱动?智能电动车、工业互联网和5G。生物医疗领域就不用提了,超级CAR-T细胞被发现,这是人类在肿瘤治疗上的重大的突破。
 
  我们最近研究很多美国FDA的案例,发现他们批准AI辅助诊疗这一块的激进程度远远超过过去两年,很多用AI辅助诊疗进行脑部、心血管诊断的公司,用极快的时间拿到了FDA证书,更大的利好消息是美国的医保体系开始覆盖这些方面的诊断的新方法和方式。最后,量子计算时代的快速到来。我们反而认为这个恰恰是孕育新的超级独角兽的最佳时期。
 
  前面讲了一些我们对行业和方向上的判断,我想讲一下具体的打法,非常简单,相对在当时冷门的领域,我们是早下手,在已经是开始成为一个比较热门的领域,我们强调的是早研究,重布局。我分别讲一下。两家我们投得非常早期的公司,一家叫橙子自动化,目前它是全球范围内3C领域唯一的柔性智能制造全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我们投它的时候估值不到2千万人民币,用了短短的三年的时间,去年销售过亿,今年可能能冲到3个亿,三年销售增长50倍,是目前库卡、雅马哈机器人的全球唯一合作伙伴。大家对这个领域稍有了解的人会说集成商好像技术含量不高,都是拼价格,用的都是别人的东西。但是你稍微再研究一下,进入到3C领域后,因为全世界最主要的应用场景——手机也好、PC也好,都在中国,最主要的应用场景制造的产线全部是在中国,所以中国公司有自己得天独厚在应用上面的先发优势。这个在去年就完成了经纬的B轮投资,今年很快会完成C轮投资,这个应该会给我们带来估值上涨30倍以上。
 
  另外一家,小牛电动,当时市场上主流的VC大家看的更多的是四轮汽车,觉得两轮车市场太low。但是你稍微研究一下就会发现,两轮电动车的保有量是2个亿,每年出货量3500万台,这依然是中国最主流的出行工具。但是市场上的产品这么low,所以我们加入好的设计,好的技术,结果在过去几年内销售在翻番的增长。而且我们去年进入欧洲市场,现在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是欧洲销量最大的两轮电动车。今年第一季度我们的量,可能比去年和前年加起来还要多。对这个产品我们非常有信心,这可能是继华为和大疆之后第三款中国的科技公司真正靠着自己的产品品质在西方的主流市场打下市场的一款产品。
 
  回到相对热门一点的领域,智能电动车。比较了解明势的人知道我们比较强调专注,因为我们相信专注才能带来专业,持续的专注才能带来足够的专业,这样可能让你看清别人看不清和看不懂的机会。市场上这么多造车企业你们怎么做你们自己的选择?大的判断是我们看到了电动汽车整体能量转化效率已经达到了、超过了传统燃油车的临界点,这是大趋势。
 
  但是如果你仔细拆分一下的话,电池能量密度离达到每公斤300瓦时,以及电池的单元成本离每瓦时近一元人民币左右这两个临界点还没有到。所以你如果把这个东西再拆分一下的话,电池的能量密度是由三元镍铬锰里面的主要的镍元素造成的,今天最好的可能能做到8:1:1,中国大多数公司可能是6:2:2。如果做再仔细的拆分,我们就能对这个行业看的足够的清楚,可能更多的在我们眼里,我们看上的是一个电化学公司,而不是一个简单的创新的电动车公司,把所有这些东西都拆分清楚以后,市面上的产品的定位和选型可能真的没有那么多可选的。大家知道我跟李想的关系很好,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企业家。但我们不会因为喜欢一个人投一个企业,我们投他一定是他能够在最后的这场万亿级的市场格局的变化中能够跑到最后,能够赢。这是我们在电动车产业里面自己的分析。
 
  再看裕太车通,很多后面来看这个项目的投资机构觉得很奇怪,问我们投资经理,明势怎么在一年以前开始布局车载芯片的公司,真的不是因为我们有多聪明,我们也没有那么多前瞻性,就是因为我们跟李想交流的时候我们聊到车联网,聊到车联网的安全。他就说先别扯车联网和车的安全,连车辆最基础的数据传输,现有的汽车工业总线都支持不了,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进入智能电动车时代,一个汽车产生和传输的数据是我们现在传统汽车的几百倍,甚至是上千倍,传统的基于CAN的架构肯定是不够的。所以碰巧我们知道高通出来一个最核心的做WIFI芯片的团队,我们就在一年以前布局了这家公司。所以这是我们刚才讲的进入到相对热门的领域要跟产业链里面的根据地或者巨头绑的足够紧,研究的足够深,你才能比别人早一点看到一些巨大的机会。
 
  还有一类,我们在明势内部叫创新性项目,这个属于我们比较大胆一点,敢于前瞻性布局的领域,如果看了我们放在展台上的模型,你可以发现一个很酷的卫星模型。千乘卫星这个项目就是我们去年开始布局的,我们认为新型的商业航天航空可能是二十一世纪大航海时代的开始。这个团队是真正的国家队的背景,航天部出身,由于保密原因,我没办法透露太多的细节,做过中小型卫星和中大型卫星自主的研发,他们做卫星自主研发,包括星座的运营,未来提供遥感服务,具备这样技术能力的团队在国内是屈指可数的。去年比较大胆的布局了这个领域,不到一年的时间,刚刚close顺为领投的A轮,A+轮现在又有一批投资人冲上去了。
 
  熟悉我们的朋友知道,我们聚焦三大领域,智能制造、智能硬件加IOT和大数据人工智能。现在到了汇报我们业绩的时候了,非常感谢我们LP一路以来的支持。2017年我们有21个项目完成了B轮和C轮的融资,一共有13个项目估值过亿美金,15个项目2018年估计收入过亿,其中还有两家有望净收入过亿。我们2017年全年投资成本大概2.2亿人民币,所有项目融资额65.6亿人民币,就是说明势每投出去一块钱我们可能撬动后续的融资是30块钱。
 
  我们有两期美元基金,第一期美元基金,已经有82%的项目完成了1-3轮后续融资。我们今年非常高兴的有了突破,虽然很小,但是我们开始有真金白银的退出,帐面回报一期达到了4.4倍,其中两个项目超过10倍的回报,7个项目超过5倍的回报。第二期美元有54%的项目完成了后续1-2轮融资。最早开始支持第一期美元基金的LP们,明年可能会是我们开始收获的一年,第二期美元基金的收获也会很快开始。
 
  接下来是人民币基金。我们从去年的第二季度开始提速,到目前完成了15个项目,因为我们后半年开始投的比较多,其中也有37%很快完成了后续融资,而且这里面有很多项目成长非常喜人。
 
  关于2018年的展望,我自己用了我个人最喜欢的商业人物的传记,就是耐克的创始人在《鞋狗》中的一句话,“一旦出发,必定到达”。投资是一个考验坚韧的游戏,要求整个团队,团队里的每一个人要持续的在线。我觉得持续的在状态是非常难的一个事情,尤其对我们这样的创业基金,我们不能有一丝一点的松懈,我们强调的是“一旦出发,必定到达”,我们希望的目标是“赢”。我们的结果是给LP好的回报甚至是超过预期的回报。在此再次感谢LP们对我们的支持,谢谢大家!
相关推荐